當前位置:合买跟单 > 安慶生活 > 文娛 > 正文

代王合买大乐透:長篇連載小說《黨政辦主任》

時間: 2014-07-25 16:23 來源: 轉自網絡 作者: 佚名 瀏覽: 評論(0)
第一章 城關鎮換屆風波第一節 奇怪的任命

合买跟单 www.smxhy.icu “縣里給城關鎮派了個新管家!”

東山政界因為這個消息一早就炸開了鍋。按常理來說,今年恰逢東山縣鄉鎮黨委集中換屆,即便不是,一個鄉鎮的黨政辦主任由誰擔任,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波瀾,但巧的是這次城關鎮黨政辦主任的任職,又有著獨特的背景:一方面城關鎮的書記與鎮長權力之爭進入白熱化,直接由地下擺上了桌面,而權力之爭的核心就反映在一些重要人事的安排(尤其是黨政辦主任)和財政的支出上;另一方面近年來針對城關鎮主官的舉報信如飛雪般綿延不斷的寄到東山縣委縣政府幾位主要領導手中。

于是外界有人猜測,在這個節骨眼上縣委書記肖遠山將自己的秘書金一銘安排為城關鎮黨政辦主任,一定是想學習《無間道》里的劇情,利用“臥底”來搜集城關鎮兩位領導的“劣跡”,乘勢打掉這兩個問題官員,這種工作必須交給絕對的心腹,而當年從省委辦公廳跟自己一同前往隔壁西山縣掛職的秘書小金恰好合適。不過,也有另一種聲音表示反對,他們認為縣委不會僅僅因為一些舉報信就輕易的動城關大鎮的領頭羊,更何況縣委書記的秘書下去任副科級職位,最起碼也是個大局副局長或者鄉鎮黨委副書記,讓金一銘當個副科級的黨委委員、黨政辦主任,那可整整差了兩級啊,不符合東山縣官場的潛規則。而這次職務任免,又是由縣委常委、組織部長盧岳城親自前往城關鎮宣布,恐怕還是考慮到該鎮黨政不和影響工作的實際,想讓金一銘最終接手書記或鎮長的位子,將兩個矛盾已深的官員分開,而在這之前,“大管家”是最利于金一銘了解全鎮情況的職務。

就在外界各種猜測橫行的這幾日,城關鎮黨委書記程殿峰卻一直窩在家里足不出戶,這讓鎮里的干部感覺很納悶:過去班子成員重組后,黨委都要召開會議商量分工的,可這次程書記卻遲遲不露面,不正常!其實他們哪里知道,程殿峰的內心也正糾結著:外面的傳言早已入耳,無論哪一種成真對自己都不利。就拿第一種來說,別人不知道,自己還能不清楚自己干過的那些事兒?當初程殿峰從一個小學代課教師轉為城關鎮公務員,靠的都是前任東山縣委書記凌文武的關系,之后仕途通暢,由副鎮長﹑副書記到鎮長,再到今天副縣級的鎮黨委書記,人們口中城關鎮的土皇帝,哪一次變動不是伴隨著漫天的舉報信,可是憑借自己的政治手腕和縣委書記的庇護,卻是次次化險為夷,越舉報越升官。而這一次卻不同了,新來的縣委書記從根源上說是省里的人,唯一倚仗的前任書記凌文武又傳言剛剛在臨市組織部長任上被“雙規”,自己能否過的如今這道坎,倒真是個未知數。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和平分開”對自己也不利,畢竟自己已經過了50這個線,是全東山年紀最大的鄉鎮黨委書記,比鎮長柳春江整整大5歲,要走也是自己走??墑?,舍得么?當然不!前些年縣里就不只一次動員自己離開城關鎮去擔任政協副主席或者人大副主任,全被自己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過去了。明眼人都知道,同樣是副縣級,人大和政協里的職務哪有堂堂城關鎮一把手油水多。離開城關鎮?傻子才會這么做!

程殿峰靠在自家客廳大沙發上,眨著自己那不大的眼睛,大腦里飛速轉動著城關鎮所有的人事安排:鎮長柳春江不用說,是自己的死對頭,必須嚴防。接下來“鎮長幫”的那些人:第一副書記郭云霞被自己向縣里建議提拔到縣科協任主席,明升暗降;副鎮長章傳明,因為鎮里大多數工作人員對其有意見,縣里已經暗示將會在明年的全縣干部調整中把他調出城關鎮;馮玉林,已經被自己用年齡的借口在本鎮內由黨政辦主任貶為黨委政法委員。這樣一來,除了人大主席林友江和政協主任程進二人特立獨行、兩不討好外,城關鎮兩套班子其他成員基本上是唯自己馬首是瞻,想到這里,程殿峰原本不安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就算你肖遠山要對付我,憑個小小的黨政辦主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走著瞧。”他自言自語道,似乎已經對城關鎮政局胸有成竹。“金主任,對,是我,程殿峰,麻煩你通知一下全體班子成員和幾個主要部門的負責同志,下周一上午八點半在鎮里開一個書記辦公擴大會議。”選擇周一上午開會程殿峰是有所考慮的:一般來說,每周的第一個工作日是鎮長柳春江最忙的時候,各種電話幾乎不斷,這個時候開會,柳春江自然不能專心,如此一來,在很多問題的討論上自己就占據上風了。聽完電話,金一銘苦笑:“書記辦公會”還是90年代東山縣官場的專有名詞了,這在2000年就已淘汰,他程殿峰這個90年代掌權的鄉鎮領導到現在還用它,可見城關鎮政局的發展有多落后,黨委書記的一言堂局面可以想象。

城關鎮的領導們也都在納悶,“書記辦公擴大會議”,從來沒有過,班子成員開會讓那些部門負責人攙和進來干嘛。幾個與程殿峰走得近的就打電話給書記探口風,好在之后的會議上彼此保持一致,沒想到得到的回復都是:“星期天晚上,在我家碰個面。”疑問雖然還在,不過幾個人都心安了一些。鎮長柳春江那邊,第一次感到孤立無援,圈子里幾個關鍵人物目前都自身難保,又何談與程殿峰競爭呢。此時,副鎮長章傳明、政法委員馮玉林,還有才調到縣科協的郭云霞等,正借口祝賀郭云霞升官而在他家聚會,他們只是彼此盯著,對目前城關鎮的態勢感到無語,最后還是柳春江打破了寧靜:“郭主席現在高升了,不必再理會我們這些鄉鎮土八路之間的爭斗啦!”語氣中明顯有點調侃的意味。“什么話!我才算是完了,剛剛滿40歲就到了這個清水衙門,級別提高有什么用,科協的主席還不如一個鄉鎮的黨政辦主任。”這個單身女強人顯然是對縣里給自己的安排很有意見,當然,她也知道“罪魁禍首”是誰,被“黑”的原因是什么。說完話,想起程殿峰那丑陋的面孔和露骨的話語,她不禁惡心得打了個嗝。“郭姐你怎么了?!”旁邊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聽到聲音一驚。這個年輕單身漢是一直在偷偷關注著郭云霞的。“她肯定是想到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了,女人嘛,可以理解。”柳春江壞笑著看看郭云霞,他們倆的關系即便是在座的各位也不知情,所以郭云霞沒敢多說什么,只是白了一眼柳春江便指著那個年輕人說道:“黨政辦主任,對了,這個關鍵職位本來是準備安排小李的,程殿峰做夢也不會想到小李是我們的人,還一味的推他,可惜啊,我們的戲白演了,讓外人鉆了空子,只得暫時委屈小李啦。”本來話就不多的年輕人聽到這話,又低下了頭……

詳情點擊安慶網//bbs.aqw.cc/thread-169-1-1.html
關鍵詞:黨政辦主任
責任編輯:艮艮